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特拉斯小说网 www.tlsgyy.net,最快更新我们这样的人最新章节!

    13

    “莫航总说,这整件事是别人的错误。”

    周耀燃放开莫瑶,她反身坐到床沿。长久地等待,莫瑶终于再度开口。

    “可是,所有事情都有因果。过去是我太软弱,又太天真,认为感情必须完全对等,要足够完美。”莫瑶望向周耀燃,眼睛蒙着一层雾气,“可哪来的对等,又哪来的完美。他妈妈说,我们把你当亲女儿,因为你救过我儿子的命,但你不能忘了自己的身份。那我的身份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抹药时至今日还会问自己。以前她总以为她是莫航的妹妹,莫航的女朋友,莫航的或者莫家的谁谁谁。可她不该是谁的附庸,不该纠结她没爸没妈这件事。她就是她,不管叫莫瑶,还是叫别的。人总是吃一堑长一智,那时候她却不懂。

    莫瑶清楚记得母亲问她这句话的那天,正是莫航研究生毕业。那时候的莫瑶二十岁,还在上大学三年级。他毕业当天,莫柏年和莫母都到美国参加了典礼。

    莫瑶既高兴又忐忑。早晨起了大早,给莫航挑毕业典礼穿的衣服,甚至很难得的下厨做了早餐,尽管卖相不尽如人意。莫航说爸妈会来,想要和二老说他们两个的事。她说自己不确定是不是该选择这个日子告诉二老,他抱着她,拍着她的后背劝慰,还和她开玩笑说真爱打败一切。

    学士服穿在莫航身上是真好看,他那两年常常运动,晒出健康的小麦色。宽肩窄腰,在五官普遍立体深邃的白人堆里也毫不逊色。

    典礼开始前,莫柏年来了,还带了个女孩儿。顾昙嫣,这名字莫瑶只听过两次,但至今都记得清楚,连同她那天穿的香槟色裙子。

    温婉可人,落落大方,说的大概就是顾昙嫣这样的姑娘。莫柏年介绍说她是老友的女儿,在美国刚本科毕业,马上也要回国发展,希望两人能互相帮助。

    莫航礼貌地和顾昙嫣握了手,随即不再理睬,始终揽着莫瑶的腰,和同学好友拍照。莫航看出莫瑶的不安,就凑到她耳边说典礼结束后到饭桌上就摊牌,让那个顾昙嫣从哪儿来回哪儿去。莫瑶感觉到莫母的目光始终追随着他们,但也没做他想。毕竟莫航在,她觉得什么事都不需担心。

    毕业典礼结束,莫柏年找莫航说要聊下之后回国发展的事,顺带着叫了顾昙嫣。莫瑶给莫航使眼色,他笑着拉住莫要说得带着她。然而,莫母却借口把她拉走了。

    莫母从来都不喜欢她,这点莫瑶很清楚。她进莫家的头两年,听到几次莫母和莫柏年的对话,大意是都不知道是什么底细的孩子就这样带回家来养,她总觉得不放心,怕人说自己家里养了个童.养.媳。她也说莫瑶性子阴沉,总不爱笑,不是个讨喜的孩子。

    莫瑶不因此讨厌这个妈妈。莫航说过,他遇见莫瑶的时候,她穿着脏兮兮的衣服抱着个破烂娃娃,眼神呆滞,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这样的她确实很不讨喜。莫家免了她颠沛流离,让她衣食无忧,她不能因为这一点有道理的担忧去埋怨这个家。

    那天莫母要她带着回两人住的地方。进屋,她在屋子里巡了一圈,莫瑶惴惴跟在后头。巡回来时,莫母两眼直勾勾盯着她,说:“你们两个是不是做了见不得人的勾当?”

    她当时懵了,机械地回答:“我们没有见不得人。”

    莫母眼中展现出显而易见的厌恶:“莫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谱追溯上去个个都有名头。你是莫家的人,就不能丢我们家的脸。我们把你当亲女儿,因为你救过我儿子的命,但你不能忘了自己的身份。这种事传出去,不知道的人该怎么看我们家?”

    “可是……”

    “我不需要听你的可是,没有可是。莫航马上就要回国,过几年要是行就接手家业。你就留在美国,别再回来了。你要是乖乖听话,学费我们会继续负担的。”

    斩钉截铁,不留余地,莫母甩完话就摔门而去,连让莫瑶感到羞.辱或气愤的时间都没有。莫瑶慢慢回到现实里,想起自己爱上的人来自那个及其在乎“声誉”的家庭,而自己是以他妹妹的身份活在莫家的羽翼之下十多年。

    莫航那天很晚回来,她独自待了整晚。莫航回来时身上有酒气,莫瑶给他脱.衣服推着他去洗漱,他把莫瑶抱在怀里,紧地让她喘不过气。他说,瑶瑶,你在这里等等我,等我强大了,就没人能拦着我们。莫瑶这就知道,莫航在莫柏年那里也碰了壁。

    那晚他们都没睡,疯了一样要对方。这是一种他们当时谁都不愿意承认的绝望,他们只认为这是叛逆的宣泄。他们不会分开,不会因为阻力就轻言放弃。

    然而,不幸总是早早就埋下伏笔,即使他们选择视而不见。

    这些莫瑶并没和周耀燃分享,也不打算。

    “其实车祸发生得也很简单,就是意外,和千千万万个突如其来的车祸一样。”瑶再度从口袋里掏出烟,摆到唇间,左手还颤,她便没去点,只这么叼着,继续说,“我在美国学业不顺,给那时候已经回国的莫航写了封长信,说想见他。他赶到美国来,我在家等了他一整晚,他没出现,半夜医院给我打电话说他出了车祸。”

    “妈知道他要来美国,就偷偷买了票跟来,结果亲眼见到儿子被撞成那样。她在医院扇我的耳光,和我说他就是为了去给我买束花。结果差点命都没了。这辈子能听见的最难听的话那一晚上我全都听过了。”

    莫瑶三言两语地说完,抬头戏谑地看向周耀燃看周耀燃:“我故事讲完了,你听得还满意吗?”

    “你没告诉我全部。”他陈述。

    “对我来说,这就是全部。不过,你好像对我的过去过分好奇。”

    “我对主动接近我的人,都保持这样的好奇。”周耀燃说,“我去拿医药箱,这种天气和环境,你的伤口不处理不行。”

    莫瑶自己包里有,但没阻止周耀燃。待他走出门去,莫瑶仰面躺倒在床上。手背依旧有灼烧感,而她依旧有些陷在回忆里。

    车祸那天她在医院的长廊里发呆,她什么都看不清,眼前一片模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