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特拉斯小说网 www.tlsgyy.net,最快更新我们这样的人最新章节!

    24

    头上的红布被掀起,周耀燃一脸笑意地看着她。红盖头,美人颜。唇红齿白,一双柳叶眼。

    莫瑶担忧的情绪烟消云散,接着就冒上火气来。

    “幼稚不幼稚!”她扯下男人盖在她头上的东西,定睛一看,是一块手工披巾,金丝穿起几何图案,倒是精致漂亮。

    “喜欢吗?”

    她把披肩抛到周耀燃头上:“我最恨别人和我玩捉迷藏。”

    “冤枉。”周耀燃笑着拿起披肩抖开,跟上她迈出去的步伐,从后头给她披上,“从橱窗里看到它,就觉得该是你的。你在忙,我就去店里找老板,谁知道这么高级的商店也没个英文好的人,来来回回耽误了。”

    莫瑶转过身去,脸色不悦:“虽然现在班加西算是处于和平时期,但是你语言不通,又不熟悉当地文化。不要不和我打招呼就随便乱跑,走丢了出了什么事会让我很困扰的。”

    周耀燃望着她,她这板起脸严肃的样子让他笑容更甚:“这披肩果然衬你。很美。”

    “周耀燃!”他的不以为意简直要把她逼疯,“你才是不知好歹的人!”

    “别气。我知道安全的严肃性。不过,你是不是发现自己其实特别担心我,在意我的?”周耀燃揉着她的脸说。

    莫瑶眯眼,拍掉他的手:“谁的命在我眼里都重要,我都担心。你少瞎想些有的没的。”

    周耀燃耸肩,她不承认,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不过,但凡是好的,都值得人等。她这死脑筋,开窍慢也是正常的。

    莫瑶生气归生气,周耀燃说的话她心底清楚也不是没来由。她晓得他的本事,走丢了肯定找得回来,她何必焦心成这样?可她不想就此深究,没有必要。

    班加西这两天气温倒是有下降的趋势,夜里却有些凉,她裹着红披肩,没脱下来。

    这一路逛完,没买别的物件。莫瑶单是拍照,从街头走到结尾又打了个来回,为了捕捉到不同的夜色和人流。

    周耀燃始终在她边上几步远的地方,在这片算不上安宁的土地上,他获得了宁静。没有没完没了的会议,没那么多需要出席的活动,审阅的方案,甚至有时候连未来都忘了打算。就这么缓慢地过日子,整天只看着一个人。与世隔绝,危险而新奇。

    待莫瑶最终完成拍摄,周耀燃上前,同她说:“我们拍张合照吧。”

    “合照?”

    “对,别装听不懂。让路人帮我们拍,还是自拍?”

    “你一大总裁还玩自拍?”

    “别扯开话题。别人拍,我们自己拍,二选一。”

    莫瑶斜了他一眼,摆了摆手:“别人不能碰我的相机。你等会儿,我架三脚架。”

    她把简易三脚架摆到路中央,相机架上去按照两人的身高和背后的街景调整好角度和快门。完成后,冲周耀燃招手:“你站到这儿来。对,再往左一点点。往前一步,对,就站在那儿。”

    “我按下快门之后,会有10秒倒计时,我们要不就都仰望星空得了。成么?”

    “为什么要仰望星空?”

    “那你拍是不拍吧。”莫瑶不耐烦地问。

    “好。”周耀燃一口答应。

    “3,2,1!”莫瑶按下快门随机跑到周耀燃身边刚站稳了就被男人一把拉过去搂在怀里,他的唇紧接着就覆了上来。

    心如擂鼓,一秒钟的吃惊,她合上眼,回搂住他。既已发生的,她就享受。

    照相机“咔嚓”一声,闪光灯如昙花一现。他们都听见了,却又像没有听到,大抵是心跳声太大,而对方的吻太温柔。缱绻缠绵,谁都难舍。

    “你把戏可真多。”她微微抬头,凝视他。她的耳根都红了,她自己却不知道。

    周耀燃脂腹擦过她柔软而晶莹的唇:“我怕你忘记,让相机帮你记。”

    “如果我想忘,删一张照片毫无难度。”

    “嗯哼。”周耀燃眼睛转了转,莫瑶便察觉到里头有些猫腻。

    “你干什么了?”

    “well.”周耀燃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解锁屏幕做了些简单的操作,然后翻过手机给莫要看,屏幕上赫然是方才两人拥吻的照片。

    街灯由远至近矗立在两侧,店铺透出的光暖意融融,天色深蓝,低垂着仿佛幕布,他们在焦点中心,拥抱着,亲吻着,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又仿佛周围的光都为他们点亮。

    这是一张不错的照片,莫瑶想,随即才想起去瞪对面的男人:“你知道我最痛恨盗我照片的行为。”

    “仅此一张照片。我保证。”他收起手机,“我已经切断了和你相机的链接了。”

    莫瑶今天是被他摆了好几道,懒得再搭理他,走过去收三脚架和相机。

    “我就是怕你删照片,做个预防措施。要是不经过你同意,我绝不外传。”周耀燃诚恳的同她解释。

    莫瑶不说话,周耀燃也就不上赶着哄了。

    她不太喜欢他这样捉摸不定,但也无计可施。他要真有心害她,她相信以他的财力和能力她是没法逃过的。因此她也就不去想太多,没发生的事,不必多妄想,太担心。

    两人回到酒店,亚瑟正在大堂看新闻转播,见到他们,他立刻起身。

    “yao,我有事想问你。”亚瑟注意到周耀燃警告的眼神,坦荡的回望,说,“工作上的。”

    莫瑶揉了揉眉心:“大概要多久?”

    “五分钟。”

    莫瑶点头,转而用中文对周耀燃说:“明天我们早上八点这里碰头,出发去的黎波里。”

    周耀燃没说话,径直走了,背影潇洒得很。也不知道昨天夜里是谁把她拉进房里破坏了她和亚瑟迟来的对话。

    “我们就在这里说吧。”亚瑟指了指大堂的沙发,莫瑶跟着他一起过去落座。

    “你的朋友对我很防备的样子。”

    “他就这样,神经质。”莫瑶说,“你要和我聊什么工作上的事。”

    “小事。你还记得我们一起去巴格达的时候我们在一个咖啡厅拍了照片吗?”

    莫瑶思忖片刻:“好像有点印象,在巴格达拍了太多照片。怎么了?”

    “那些照片你还留着吗?”

    “除了拍糊的,所有照片都会留底片和备份。”

    亚瑟察觉莫瑶的疑惑,他解释道:“有个展览筹办组织对你那个时期的照片很感兴趣,知道我和你有联系,所以让我先探听一下你的印象。”

    “我把我经纪人的联系方式发到你的邮箱,你可以转给他们,让他们直接和经纪人联系。”

    “好。”亚瑟讪笑,“我现在后悔今早提那些事,让我们之间相处变得别扭了。”

    “你别多想。我只是有些累。我们是战友,你救过我的命,我们是永远的朋友。”

    “希望是。”

    他那双翡翠绿的眼睛里陈杂的情绪在翻涌,莫瑶那一刻并没有读懂。她以为那只是两人之间那些情感上的困扰罢了。

    “对了,我明天就动身去的黎波里,恐怕段时间里又见不着你了,先和你道个别。”

    “这么快?”亚瑟可惜地感叹,“我们都还没能喝上一杯!”

    “会有机会的。”莫瑶像见他时一样张开手臂同他拥抱,他的肩膀宽厚,是个很温暖的怀抱。

    “回见了,我的好'战友'。”亚瑟松开她,“披肩不错,红色,衬你。”

    莫瑶笑,冲他挥手:“晚安。”

    回到房间,莫瑶简单收拾了下行李。隔壁房间传来通话的声响,周耀燃似乎很不高兴,语速极快且持续。连珠炮似的说完话,倏的发出一声骇人的破碎声,像是摔了什么东西,随即又重归寂静。

    莫瑶素来不管闲事,再说隔了墙就是别人的*,没资格打探。她拿了换洗衣服全当不晓得,换药洗澡去了。

    她伤口愈合能力很好,新换下来的纱布没什么血迹,伤口也不流血了。但她还是在洗澡的时候避开受伤的地方,毕竟去的黎波里后,还得奔波几天,她不想因为一个小伤口再影响到行程。

    冲完澡出来,莫瑶穿着棉质的长t恤和短裤,拿毛巾擦头发,短发清洗方便,干得也快。她走到窗口,点了支烟。

    莫瑶抽七星烟,起初是,后来换了更烈的男式款。她刚开始不热衷于抽烟,和莫航在一起的时候,他也不让她抽。她就是好奇男人们为什么会对这种东西上瘾。后来觉得日子艰难,也就像很多傻孩子一样,觉得抽烟能让自己感到放松,就假模假式地抽起来。头几回吸进去就呛得不行,抽了段时间口烟。终于在哭得最厉害的晚上,学会了怎么把它吸进肺里。她现在淡忘了当时第一口真正的烟是什么滋味,尼古丁已经彻底征服了她。

    烟最初是她的忧伤,后来成了一种思考或沉默的方式。

    她现今知道抽烟除了对身体有害、是个摆姿势的好道具之外,并没有其他任何的实际用处。既减轻不了忧伤,又解决不了问题,图个一时的爽快。和性.爱有点相似,只是后者如果保持规律,对身心倒是有好处的。

    只可惜,人就算知道所有道理,也不能把日子过得完美。以上两样,她一样都戒不掉,禁不了。

    她这次带来的烟快抽完了,只剩这最后一包,思索着明早得告诉的黎波里当地的翻译,帮她买几包烟。

    她很期待去的黎波里,因为第一次来,的黎波里在政.府军控制之下,她虽比其他同行幸运拿到了去的黎波里的许可证,但活动范围也仅限于酒店和新闻部带着他们去的那些地方。就像参加了旅行团,到哪里全都由导游安排,解说都是导游的一面之词,那里真正的本地情况,很难说他们全面捕捉到了。她相信这一次的“自由行”会有很大的不同。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