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特拉斯小说网 www.tlsgyy.net,最快更新我们这样的人最新章节!

nbsp;   忽然,隔壁又发出一阵砸东西的声音,不止砸了一次,接二连三的声响让她觉得不对劲。她走出自己屋子,敲响周耀燃的房门。

    屋内消停下来,却迟迟不见有人开门。莫瑶再度扣门,道:“周耀燃,你还好吗?”

    半分钟后,脚步声渐次而来,门开,周耀燃终于再度出现在她视线内。

    衬衫解了两粒扣子,袖子挽起露出一截精实的小臂,他看上去很平静,除了头发乱了,以及脸色有些发白。

    “我隔壁听见你这儿很大动静,没事吧?”

    莫瑶有些试探性地问,如果他表现出丝毫的不乐于分享,她绝对立马就回自己房间。不过周耀燃虽然有些不悦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却把问题甩给了她:“你要进来吗?”

    “额。”莫瑶挑眉,“你需要我进来吗?”

    “那你进来吧。”周耀燃顿了顿,“有点乱。”

    她跟着他进屋,昨天还挺齐整的房子现在一地的不明物体碎片,莫瑶粗粗一扫,判定是电子产品。再看空空如也的书桌,莫瑶震惊地问:“你不会是把你的电脑给砸了吧?!”

    周耀燃对此的回答是:“在这种地方我不能砸手机。”

    “……”敢情笔记本电脑只是替死鬼,未免死得冤枉。

    莫瑶看着粉粉碎的电脑残片,不敢想象周耀燃是采取了何等暴力的手段才能把它摧残成这个地步,这是多大的火气?

    她醍醐灌顶,终于明白这个男人怎么能顶住抽烟、喝酒以及女人了,他有独到的发泄方式——砸东西。她叹息,果然是够任性。

    “发生什么事了,能让你这样大火气?”

    “公司里的事,你该不愿意听这些东西,太无聊。概括而言,我的员工把我很看重的新项目搞砸了。”周耀燃此时说起来云淡风轻,要不是亲耳听见,莫瑶都不会把砸东西的人和眼前这个面带微笑的男人联系在一起。这个新项目的重要性恐怕不言而喻。

    “当然,也有没吃药的缘故。”他补充。

    “所以你不吃药就会有暴力倾向?”莫瑶问。

    “你可不可以不要总把我往糟糕的地方想?”周耀燃指腹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另一只手指了指床沿“来,你坐下。”

    “我不坐下你会打我吗?”

    “哈哈。”他干笑两声,“不好笑。再者我相信你的武力值不会比我低到哪里去。请坐。”

    莫瑶收起打趣的口吻坐到床沿:“然后?”

    然后男人就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人一转接着长腿往床上一放,脑袋就枕在了她的腿上。

    “hello?!”莫瑶抬起双臂僵在空中,“你在做什么?!”

    “和你看到的一样,把你当枕头。”

    他说的理所当然,莫瑶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起来。”

    “你看暴力的分明是你。”他握住她的手,轻缓地揉捏:“让我靠一会儿吧,就一会儿。”

    他语气是一万分的诚恳,透着点央求,眼睛冲她眨了两下,迷倒众生的一张俊脸。他这男人,可真的上是天之骄子,放出去就是个祸害。

    她这么胡思乱想着,便没顾上回答,他道:“我当你是默认了。”

    牙尖嘴利,莫瑶是说不过他。她叹了口气,男人忽的伸手扣住她颈后往下一压,自己则微微抬起身体,给她唇上印了个蜻蜓点水的吻。

    “别叹气。你不高兴我可是会难过的。”

    莫瑶愣愣地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好半天才坐直身体。不是,他这话算什么?情话?是她太久没谈恋爱还是因为对方和自己一样精神有问题,怎么听上去就这么地奇怪又不真实呢?

    周耀燃此刻已经合上眼,调整了睡姿,呼吸渐渐平稳。

    她应当是刚沐浴完,有一股清冽的香气,和她的人一样,没有半分甜腻,总叫人耳目一新。他情绪还未完全恢复,可要平缓许多。大概是因为这股味道,或是她的温度,又或者是她的故事。她是那只黑猫,是一柄剑,现在又是能抚慰他的一剂药。他怎么能放开她呢?没道理啊。

    “喂,你不是打算就这么枕着我睡觉吧?”

    “可以吗?”

    “不可以。”

    “那你也躺下,这样就不累了。”

    “我要回房间。”

    “我明天得回国了。”

    周耀燃这句话说出口,莫瑶竟一时语塞。她确实希望他回去,也提过数次。可他总是以坚定不移粘着她到底的立场来回复她,今天也说要“日久生情”,过没几个小时他这就要回去了?这出尔反尔未免也来得太快了些。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周耀燃说,抱住她的腰,“这才是我为什么砸东西的原因。我花钱雇了这么多人,非但不帮我解决问题,竟然还要我因为给他们收拾烂摊子导致我不能在这里陪你,是不是特别气人?”

    “没什么可气的。你本来就是耀燃科技的主心骨。而我也不需要你陪我。这样正好。”莫瑶用冷漠的声音说着。

    周耀燃松开手,他坐起来,认真地凝视她:“我走,你一点不失落,一点不可惜,也一点不会留恋吗?”

    他语速很慢,每个字都很重,她感受到他问题是郑重其事的。她敛头,似是思虑,复又再度抬起,同样郑重而缓慢地回答:“不会。”

    周耀燃眼中闪过一丝恸意,随即暗下来,他接着问:“那在你眼里,我们是什么关系?现在和未来。”

    莫瑶在身侧的手握紧,片刻,缓缓放开:“一夜情,炮/友,这样的关系。”

    “那我对你来说算什么?”他追问,空气在他们周遭凝结起来。

    莫瑶合眼,一字一顿:“我想要的,已经得到的身体。”

    “你知道……”周耀燃唇抿成一条线,他站起来,在她跟前踱了两步,这才开口,“你这话类似的意思我听过好几次,可真的从你嘴里说出来,竟然……会伤人。你不愿我把你当物件,在你眼里,我却是物件。”

    莫瑶抬眼,她或许应当解释,但既然下定了决心,解释了不过徒增彼此烦恼。她眼神越发淡漠:“我从一开始就说得很清楚。”

    “是我的错。”周耀燃嗤笑,“你说的没错,贪心的人是我。”

    “既然如此,我就再慷慨一回。”他捏住她的下巴,深深地吻下去,“好好享用。”

    他是生气,是难过,是不愿放手,还是打算就此别过,莫瑶不清楚。她只抬手扯开他衬衫的扣子,眼睛盯住他。

    周耀燃知道她在说:好好享用,我会的。

    他将她推倒在床上,昨晚的缱绻不再,彼此间有的是纯粹的宣泄。他揉捏着她的皮肤,啃咬着,几乎将她弄痛。她咬着唇不肯再念他的名字,即使他让她快活又痛苦得觉要死去,她也死死地将话堵在自己的喉咙口。

    她在颠簸中身体渐渐软成一汪水,她背对着他,随着他的动作扭动。她眼里有感情,便不想正面去看他,闭上眼,封上嘴巴。

    这让周耀燃几乎丧失理智,她竟是这样的硬骨头、狠角色,可他能拿她怎样?

    他俯下身,掰过她的下巴要她看向他,可她的眼里没了焦距,而她的后背渐渐染上血色。

    一番*,他终于同她一起释放。

    他手指抚过她后背的伤口,最终起身,对着一语不发的女人说:“算你狠。”

    他走进浴室,甩上门。莫瑶趴在床上,身体的痉挛渐渐退去,她睁着眼盯着有些泛黄的床单,暖流从她的腿间溢出。她忽然感觉自己的眼眶有点湿,真是奇怪呐,她想,大概是汗吧。

    周耀燃从浴室出来,床上的人已经不见了。

    地上还有她走过时留下的欢.好的痕迹,这让他唇齿打颤,他喜欢的这个人多有能耐。杀伐决断,毫不手软。

    莫瑶刚踏入自己的房间,门一合上,她便瘫坐下来。她腿没有力道,再者,抬起自己的手,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她用颤抖的手臂环抱住自己,不停地重复:你做的是对的,都结束了,结束了就好。

    次日,莫瑶八点出现在酒店大堂。法思已经候着了。

    见她一个人,便问:“周先生呢?”

    莫瑶面无表情地回答:“他今天回去。”

    她的脸色很差,重重的两个黑眼圈让人看上去有些憔悴,法思直觉是很私人的原因,识趣地说回正题:“你办好手续,我们就直接开车出城,那边的翻译已经联系我了,一出城我们就能见到他。”

    “好。”莫瑶跟着法思办了退房手续,走到大门口,她仰头去望三楼的窗户,想起自己连再见都没有说。

    算了吧,本也就是无关紧要的话。她想着,对法思说:“周先生今天要回中国,你要是从城外回来,他还没走,你就帮他办一下回去需要的手续。他恐怕不太清楚。”

    “好的。”

    法思将她的行李摆进后备箱,莫瑶拿着相机拍摄酒店的外观,回到酒店门口,她再度对焦,镜头里,她看见了周耀燃。

    他手插在口袋里,和来的那天一样穿着考究,蹭亮的皮鞋,将精英人士演绎的淋漓尽致。他朝她所在的方向望过来,她按下快门,心跟着悬空了刹那。

    他的视线没在她身上停留,她放下相机转过身,深深吸一口气。

    法思朝她笑着说:“走吧!”随即,坐进车里。

    莫瑶忍不住扭头再度看了一眼这座酒店,尘埃落定。

    她多希望自己真的就这样去了的黎波里,放下放不下都好。

    然而现实是,在法思发动汽车的那一瞬间,不可抗的力量就改变了莫瑶和据她数米开外想要同她作最后告别的周耀燃的人生。

    这大概,就叫命运。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