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特拉斯小说网 www.tlsgyy.net,最快更新我们这样的人最新章节!

    27

    耀燃科技的大会议室有两个多月没用了,今天一早秘书处却全员出动,给会议室换上新绿植,调适设备,将大会议室打扫得纤尘不染,连桌脚都擦得泛光。另有秘书处处长亲自巡检,以确保万无一失。这样如临大敌似的动静让众多员工纷纷猜测,兴许是久违的大老板回来了。

    十点未到,主管们陆陆续续走进会议室。秘书处在九点五十五分准时将茶水送进办公室。

    十点整,全部主管在会议长桌两边一个萝卜一个坑地正襟危坐着,齐齐看向缓缓落下的投影布。吴秘书准点踏进办公室,同时出现的,还有屏幕上周耀燃的脸。

    “各位,很久不见。”不紧不慢,噙着若有似无的笑。

    对于耀燃科技的员工,这位大老板确实很久没见。周耀燃虽然平时也神出鬼没,但工作狂如他从来没有超过三个月不进公司的先例,集团上下各种小道消息已经传疯。什么大老板卷款逃跑啦,大老板突发意外去世啦,大老板在国外遇到漂亮mm所以自此不上早朝啦……等等猜测层出不穷。

    尤其两个月前,耀燃科技新应用程序发布后遭诟病,称有致命安全漏洞。整个项目组听说周耀燃大发雷霆都人心惶惶,等死似地等着他回来被摔东西被开除,每天过得魂不守舍,却迟迟不见周大老板回来,这一把刀悬在头顶偏偏不落下的日子实在难熬。没过多久吴秘书也跟着失踪,董事会都开始流言四起,毕竟周耀燃是耀燃科技的标杆人物,不管是技术支持还是公司形象,都少不了他。

    主管们听闻昨天周耀燃终于出现,召开董事会安抚了董事们。今天轮到他们了。当然,他们不是被安抚的对象,他们只有被兴师问罪的份。在周老板眼里,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他以他的智商一次又一次碾压及伤害他们,他们依旧心甘情愿地跟着这个老板,为什么呢?因为他碾压地太有道理,无力反驳。真是痛并学习着。

    不晓得是不是投影布的色差,周耀燃看上去脸色确实不好,只不过头发梳的得精神,西服也依旧考究,表情更是万年的不可一世。

    “听说,我不在,你们皮松得很。”

    众主管纷纷垂头,他们都很想反对,但枪打出头鸟,谁都不想当冲头。周耀燃对着这清一色的天灵盖冷笑了一声:“一个一个项目来,我今天时间多得很。”一字一顿,慢条斯理,主管们缩起脖子,等着死亡点名。

    “哦,正式开始前……”周耀燃指着下巴,轻松地开口,“吴秘书,给我们最近大受‘热捧’的新app研发主管朱主管多倒一杯水,他今天该有许多话要和我讲。朱主管,是不是?”

    朱主管知道今天自己难逃一死,或者说从漏洞爆发以来他一直等着这天赶紧来,现在终于来了,释然有之,可听到周耀燃的声音,还是吓得连连摆手,椅子都坐不住。

    “不用不用。不用劳烦吴秘书。我我我……”他舌头打结,拼了命想解释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好了。你的事,我们留到最后说。”周耀燃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会议持续到下午一点才结束,大会议室内的人群作鸟兽状散,喜忧参半。

    另一头,按掉网络连接,周耀燃疲累地撑着桌子。护理赶紧过来扶他,他躺回床上,额头已沁出一层细密的冷汗,里头的衬衫也早就湿透了。他躺在靠垫里,阖上眼,两个小时前他就疼得坐不住了,全靠神经绷着。现在放松下来,疼痛就叫嚣得更厉害,害得他拨不出半点精力想别他的。

    “周先生,止痛药……”护理见他面色铁青,猜他一定是疼得厉害,话刚问出口,周耀燃就摆了摆手,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们出去。”

    护理来了两个星期,也知道这位雇主的脾气,于是不多话,朝另一个同事使了个颜色,两人一同退出去了房间。

    周耀燃身体素来不错,偶尔发烧,运动受伤摔断过骨头,但这些通通没办法和近两个月来的体验相比拟。这是他过往的三十二个年头里从没体味过的生理上的强烈疼痛。

    他和莫瑶争论过关于几率的问题,事实给了他响亮的耳光,利比亚不站在他们这一边。

    敲门声有节奏地响起,劈开缠绕着他的疼痛,唤醒他的神智,周耀燃不耐烦地问:“谁?”

    “陈医生来了。”

    “……让他进来吧。”

    不消片刻,门打开,陈锦尧戴着一副斯文败类专用的丝边眼镜走了进来,脚步轻缓,笑容温和。

    “今天感觉怎么样?听说你刚开完会。”

    周耀燃对他的明知故问不予理睬,偏偏陈锦尧今日就准备专往他痛处踩似的,接着又来了句:“她还是没来找你?”

    周耀燃睁开眼,锐利的视线射.向陈锦尧:“有正经事要说吗?”

    “我刚刚问的两个问题都很正经,一是你生理状况,二是你心理状况。”

    “你长着眼睛自己看,没人帮忙我都起不来床,你说我情况好不好?”

    “承认自己状况不好,是向前进步的标志。不错。”

    陈锦尧坐到床边的凳子上:“你上次让吴秘书来问她病因,我以为你们是能相互治疗的。毕竟她也是狂躁症和抑郁症交替的表现,形成原因不尽相同,但经历有类似的地方。现在看来,还是不行。”

    周耀燃一句“她现在怎么样”冲到嘴边,最后还是咽了回去。他回国修养已经一个月了,他的信也送出去两周,了无音讯。她既然要躲,他凑上去关心也是多余。

    他不怪她,可他躺在医院里的时候,她甚至没有留下来陪他。不由想到出事前一晚她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