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拉斯小说网 www.tlsgyy.net,最快更新谢齐人家最新章节!

    谢慧齐顿时尴尬不已,她又不是真的不谙世事的天真少女,这时候一时之间也是没那脸面故作无知地装傻,只好干笑了几声后为自己打圆场,结结巴巴地解释道,“那……那个我把你的玉佩给卖了,换了你给我的这个屋子。”

    谢慧齐颇有点破罐破摔地说完实话,脸就垮了下来。

    这下可好,露真面目了吧?要招人讨厌了吧?

    但她等了一会,见齐家哥哥也没说话,他人还没事人一样地继续往前走,谢慧齐愣了好大的一下,又连忙赶了上去。

    她毕竟也不是傻的,齐长公子这时候有没有生气她还是看得出来了,这个时候又见跟在他们后面的一群下人也离他们离得远了,谢家姑娘这胆子又迅速猛涨,凑过去有点腆着脸讨好地笑道,“齐家哥哥啊,您不生气吧?”

    齐君昀见她又凑了上来,回首看了她一眼,见她尴尬地朝他笑个不停,淡道,“这玉佩换到京城里,能值四五千两。”

    “当得少了?”谢慧齐试探地接了一句嘴。

    这时候胆子倒是大了。

    齐君昀摇摇头,抬手摸了下她的头,在她的头发揉了两下。

    这下,谢慧齐整个人都没动了。

    这,这,这……

    这好像过线了吧?

    谢慧齐觉得有哪完全不对劲了。

    齐君昀走了几步,见她有点怯怯地看着他,也不敢再跟上他了,也知道他刚才吓着了她,想了想就回过了身。

    他走她走去的时候朝后方浅颔了下首,后方的侍卫仆从见此恭敬地垂头弯腰又往后退了十几步。

    这时齐君昀走到了谢慧齐的面前,看着因他走到面前就拘束不已,很是不安的小姑娘,想着她到底年纪小,他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世兄,语气也放缓了一些,“今天来是要跟你商量些事的。”

    “商量?”谢慧齐咽了下口水,因紧张干笑了两声,一笑出声来发现自己笑得比早上扯着了打鸣的公鸡还难听,立马又闭上了嘴。

    “嗯。”见她紧张得像是无地自容的样子,齐君昀偏过身等了一会。

    听到她深吸了几口气后方才转过头,见她这时又朝他挤了个笑,但比刚才镇定多了,他淡笑了一下,“好多了?”

    “好多了。”谢慧齐这时候是真有点感激这个还给她留缓冲时间的齐长公子,见他完全不在意也不介意的样子,心中莫名而起的紧张跟尴尬也消褪了近一半,一时发热得快要爆到的脑子总算也冷静了些下来。

    “齐家哥哥,你要跟我商量什么事啊?”商量就商量吧,谢慧齐心想可能是自己表现得太有用了,所以现在都可以当齐家长公子的合作伙伴了。

    看,他都要跟她商量事情了。

    一时之间,若说震惊过后的谢慧齐心中没有窃喜是不可能。

    “嗯。”齐君昀又漫不经心地轻嗯了一声,看她这时候看向他,他便把话问出了口,“我娶你如何?”

    谢慧齐听了根本没说话。

    只是她的眼珠子快要蹦出来了。

    她就这么看着齐君昀,一直看看一直看着没有言语,也根本忘了言语。

    齐君昀也没说话,看她就这会瞠目结舌着也没打算回过神,到底还是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小脸……

    拍上去后,许是摸到了一直只能看的小脸,他手下柔滑一片,他轻轻摸了一下,但小姑娘毕竟年小,还是守孝之身,他不应唐突,还是收回了手,这收回之时也还没忍住,在刚才他觉得滑顺不已的发上又揉了揉,朝吓坏了的小姑娘温和地道,“嫁给我就有许多的钱花了,会比七十个铜板多。”

    谢慧齐还是一脸“你逗我玩呢”,一副傻呆了的样子看着他。

    齐君昀倒也不讨厌她这傻傻呆呆的样子,只是见她眼睛还瞪着,便摇了摇头,还是伸出了手把她的眼睛合上。

    见与他淡漠,遥不可及的冷贵公子的形象截然不同,反倒温热且还能安慰人心的手再次触到她脸上后,谢慧齐闭上了眼,感觉他的手在脸上碰上又离开,她深吸了口气,再睁开眼时脸上全是苦笑,“齐家哥哥,你莫开我玩笑。”

    “不是玩笑。”见她并不欣喜,脸上全是苦涩,齐君昀也是有些怜惜眼前这个小小年纪就必须操劳一家,带着弟弟不远万里上京葬父的小姑娘,嘴里的话也不禁更是放得缓了,“我不会拿这等事玩闹。”

    当然,他不会,他这种人怎么会拿这种事当玩笑话说。

    就是因为不会,谢慧齐这心更是七上八下得不像她自己的了。

    她完全不知道他为何有此提议。

    她跟他无论哪方面来说都太不配了,非常不配……

    就是她还是侯府二公子的嫡小姐,嫁给他这个国公府的长公子都不是易事……

    谢慧齐更没那么浅薄,觉得齐家长公子是因为喜欢上了她才提出这事来。

    “那是为何?”她非常不解。

    看她困惑地看着他,齐君昀沉吟了一下,这时见她眼里只有困惑,没有惊慌,他先前犹豫的事这时候却觉得可以说说了,“你们三姐弟在京活着不易,我定下你,一来可以保你们的命,二来我府里有些事,需你去帮我做。”

    “啊?”

    “如何?”

    谢慧齐这次是全然冷静了下来,她看着眼睛平静如水的齐国公府长公子,看着眼前这个不过只年过二十,神情仪态就完全与他同龄的人截然不同的贵公子爷,她还是不解,“我能帮上你府里什么?”

    他这样的人,他府里还有他解决不了的事?

    他都解决不了的事,她能?

    听她这般说,齐君昀的嘴角不禁翘了翘,声音更是温和,“是你们女人的事,你能帮上,帮我把府里的几个像你这样的小姑娘嫁出去就好。”

    谢慧齐这脑袋打今个儿他出现在她面前就蒙个不停,这下更是蒙得找不着东南西北了,她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怎么样都想不清楚了才无奈地道,“这种事,不是长者的事吗?”

    她听说国公府里老太君,国公府夫人可都是在的。

    “她们不管事。”齐君昀淡淡道,“回头带你去府里见见她们,就知道为何了,如何,嫁我不嫁?”

    见他又提,说完还看她,谢慧齐还是觉得他的话太不可思议了。

    齐君昀也知道是吓着她了,也是颇有点无奈摇了头,只是他在京的时间也不长了,今天不问出个结果过两天带她回府认个路,等他从东北回来,可能事情就没现在这么妥当了。

    他带她去见了,那是给她身份。

    回头他去了东北,她要是出了事再被国公府领回府里,那就与他带回去的就不同了。

    “你现在好好想想,给我个回复,再过几天我要出京,要两个来月才回京,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个回复让我带你回国公府见我祖母,回头你这边若是了出事,再去国公府寻庇护,就没那么名正言顺了……”齐君昀也不妨把事情与她说开,让她自己去想,“你伯父那边也是不可靠,谢家族里那边也不是尽听你伯父的,谢家那位侯夫人自来不喜你们也是知道的,她娘家李家也是还掣制着你伯父,你祖母就是有心护你们,不管明面暗地里还是都帮不了你什么,到时候如若到了侯府生死择决之时,他们对你父母做的事,还是会在你们身上做一次……”

    他的意思就是侯府不可能帮他们姐弟什么,反倒会害惨他们。

    谢慧齐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也知道他的话十有八*九是真的。

    因为这种事确实已经发生了一次了,瞧那天他们祖母一来带来的祸事就知晓,侯府真的帮不了他们什么,能不带来麻烦就是幸事了。

    谢慧齐犹豫着。

    “倒也不为难你,改天随我去府里见见人,有空了就去国公府帮我处置点事,到时候怎么办,齐昱会告诉你的。”齐君昀沉吟了下又道。

    “那……那就是不用……”谢慧齐一听,眼睛微亮。

    那就是不用嫁太过于高端大气上档次,与她完全不配的他了?

    “亲事还是要定的,这次带你去就是把婚约定下来……”她无需说明白,齐君昀也听得明白,见她根本不想嫁他,他也是有些讶异,“嫁我不好?”

    谢慧齐听了当即苦笑不已,指指无论容貌身姿都高人一等,还有有着尊贵身份地位的他,再指指自己,跟他无奈道,“齐家哥哥,你说我们配不配?”

    她可是谢侯府逐出的人的女儿,且父亲已死,她顶多就是个良民,她不是看不起自己,但她知道她这样身份的人别说当国公府长公子的妻子了,就是找个普通一点的官宦人家,人家还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