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拉斯小说网 www.tlsgyy.net,最快更新我以神明为食最新章节!

    茶室中,黑雾缭绕,哭声森森,犹如鬼蜮一般!

    林白辞一看就是这些人的主心骨,巴缇善想先杀掉他,这样就可以随意揉捏其他人了,但是鬼婴在搞什么?

    按照规则污染的过程,它应该爬到林白辞的头上,用染血的脐带绞住他的脖子,将他勒死。

    可是跑了是什么情况?

    巴缇善看着佛牌召唤出的鬼婴不仅不大哭了,还迅速的顺着林白辞的腿滑了下去,然后手脚并用,朝着黑雾中爬行,就像林白辞是个饿鬼,它逃的慢了,就会被吃掉似的。

    林白辞慎重以待,除了准备激活梵音佛响,还打算赶紧把那柄叫做‘捉鬼敢死队’的消防斧拿出来防身。

    这只鬼婴应该算是恶灵系的怪物,消防斧天克它,但是不等林白辞出手,这鬼婴跑了。

    “不会是担心被我吃掉吧?”

    林白辞看着那个浑身脏兮兮,满是血污和灰尘的婴孩,觉得它可能是认为,自己每天三顿要吃九个小孩!

    鬼婴跑了,房间中哭声立刻消失,黑雾也在消散。

    仅仅二十多秒,又恢复到一间干净整洁的茶室,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

    巴缇善嘴唇在哆嗦。

    自己好像踢到铁板了。

    之前弟子被林白辞诅咒杀死,他觉得这个九州人有点本事,但不至于惹不起,可现在看来,是自己太自大了。

    人家的手段,可不止那么点。

    “老和尚,怕了吧?”

    夏红药双手抱胸,一脸的与有荣焉:“看到了没?我的小林子就是这么厉害!净化规则污染,他是NO.1!”

    呼!

    花悦鱼松了一口气,刚才那场景真吓人。

    顾清秋眨了眨眼睛,

    这么快?

    没得玩了呀!

    遗憾!

    夏奇拉扶了一下渔夫帽,神色略带诧异地看着林白辞。

    以她的经验来判断,刚才那场规则污染,属于灵异系,而且污染强度绝对不低于4.0,属于需要特殊手段才能净化的类型。

    结果林白辞什么都没有做,就搞定了?

    果然呀,

    这匹小马,不是,这个九州人身上有大秘密!

    “我最后说一次,消除你的神恩和熏香对金恩喜的影响!”

    林白辞估计摸着巴缇善这些手段,会在人身上留下后遗症,不然他刚才在佛牌鬼婴激活的一瞬间,就会抢先砍死这个家伙。

    “我也说一次,你最好对我礼貌一些!”

    巴缇善还在故作镇定:“我要是死了,她们都会作为忠实的信徒自杀,追随我去极乐世界!

    “阿西八!”

    金映真急的想杀人。

    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巴缇善故作优雅地喝了一口茶水,之后起身。

    “跟我来吧!”

    巴缇善要去改造成佛堂的那间屋子。

    “站住!”

    夏红药摊手,拦住巴缇善,之后看向林白辞,等一个指示。

    【他没撒谎!】

    喰神点评。

    “先看看这家伙要干什么,有夏姨在,他应该玩不出什么花样!”

    顾清秋这句话既是安慰金映真,也是在试探夏奇拉,她看到大萨满神色淡定,估摸着她应该有反制对方的手段。

    夏奇拉当然有,但是她更想看看,小马会怎么做。

    旺萨莞哆哆嗦嗦的跟了上去,她感觉老师这次惹上大麻烦了。

    佛堂很大,是由一间大型瑜伽室改造过来的。

    此时飘着浓浓的檀香味。

    巴缇善一进来,那些原本跪在蒲团上诵经的富婆阔太们立刻涌了过来,簇拥着巴缇善,仿佛和他说话,都能沾染上佛性一般。

    那个穿着粉色瑜伽服的阿姨,更是夸张的跪在了地上,磕了三个头。

    “起来吧!”

    巴缇善微笑,看上去慈眉善目。

    顾清秋觉得这个老和尚肯定是个变态,不然为什么不让这些阿姨们穿僧衣,而是都穿着紧身的瑜伽服?

    “孙艺芝女士,你愿意为佛献身吗?”

    巴缇善看着粉阿姨,轻声询问。

    “我愿意!”

    孙艺珍猛点头,她今年四十五岁,肉眼可见的衰老,让她很恐慌,她想留住青春,留住美丽。

    “很好,那么履行你的诺言吧,你死后,必然可以登上极乐!”

    巴缇善双手合十,朝着孙艺芝。

    “我……”

    粉阿姨犹豫,毕竟惧怕死亡,是人的天性。

    巴缇善可不允许孙艺芝拒绝,他盯着粉阿姨,嘴里发出了几声古怪的音节,孙艺珍原本就不算清明的眼神,一下子失去了光彩,她跪下,给巴缇善磕头。

    一下!

    两下!

    等到第三下的时候,孙艺珍突然用力,额头重重地砸向了地板。

    砰!

    孙艺芝的脑袋破了,鲜血迸射,尸体一歪,倒在地上。

    “啊!”

    花悦鱼吓了一跳,掩嘴惊呼,这也太突然了吧?

    佛堂中的阿姨们,有少数人面露惊惧,但大部分人都是兴奋、羡慕,仿佛为佛献身,是一件美差。

    林白辞的拳头一下子攥紧了。

    【你救不了她,她的体内有蛊虫,只要巴缇善发声驱动,就可以控制她的思想!】

    【说简单些,类似于催眠!】

    “金恩喜呢?也会死?”

    林白辞担心。

    【她体内的蛊虫还未成熟,催眠效果不强,但是巴缇善可以摧毁她的大脑,让她变成植物人!】

    “你们看到咯?”

    巴缇善微微一笑,眉宇间全是得意。

    九州小子,本佛爷的手段精妙,根本不是你这种人可以拿捏的。

    巴缇善看向孙艺芝的尸体,有些遗憾。

    这个女人体内的蛊虫在熏香的刺激下,是成熟最快的,这也意味着这种人一旦变成信徒,会非常的忠诚。

    财产,家人,乃至自己的生命,都会献给巴缇善。

    “可惜了!”

    巴缇善还打算通过孙艺珍,把她全家,她的亲戚,都发展成信徒,敲骨吸髓,吃干抹净。

    “我见过迷失海岸的人,也没你这么坏!”

    林白辞杀心翻涌。

    “哈哈,你们九州有句古话,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巴缇善没有觉得羞耻惭愧,反而得意大笑:“谢谢你的夸奖!”

    “各位施主,继续去礼佛吧!”

    巴缇善说完,阿姨们朝着他双手合十一礼,回到了各自的蒲团上。

    “欧巴!”

    看到母亲同样如此,金映真慌了。

    “放我回暹罗,只要下了飞机,我会立刻消除金恩喜身上的佛性!”

    巴缇善讲条件。

    他也不蠢的,知道对方肯定会通知世宗正,自己过了现在这关,以后也是麻烦不断,所以不如赶紧走。

    该死的,都怪这个林白辞。

    “佛尼玛,不就是卑鄙的催眠吗?”

    夏红药一向不骂人,除非很生气。

    “不管什么,反正你们都无能为力,只能听我的!”

    巴缇善耸了耸肩膀,嚣张的样子,让夏奇拉都想打他了。

    “你先解除催眠,我们再放你!”

    夏红药才不同意,暹罗可是巴缇善的老巢,万一他一落地,反悔了怎么办?

    “呵呵!”

    巴缇善笑了,满是嘲讽:“我耐心有限,给你们十分钟时间思考,要么按我说的做,要么让这些人陪我一起死。”

    林白辞想了想,从休闲裤的口袋里掏出钱包,取出一枚硬币,递给巴缇善。

    “给你钱,消除金恩喜身上和熏香的催眠效果!”

    林白辞要求。

    夏奇拉讶然,看向林白辞手中的硬币,这小子好东西不少呀!

    高马尾也瞅了一眼。

    这种时候,给钱没用,所以这枚硬币,肯定是神忌物。

    巴缇善也是这么想的,立刻警惕起来。

    林白辞手中的硬币,和普通的一元硬币一般大小,正面是一个男性人头像,背面是一朵木槿花,不知道什么年代生产的,看上去平平无奇。

    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一枚硬币,当巴缇善看了一眼后,就下意识的伸手,接了过来。

    “好!”

    巴缇善同意了,嘴唇没怎么动,而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